那些我所不知道的歷史和我所不瞭解的人性

俄羅斯境內許多銀行皆能應用銀聯卡直接取盧布。有些取款機上大概沒有銀聯的標識,但只如果互助銀行的取款機一樣平常都能提款。取款按生意業務金額收千分之五,最低10元國民幣手續費,且逐日提取不得超級值10000元國民幣。假如刷信譽卡是記得首選問對方可否刷銀聯,其次再刷VISA大概MASTER。

我不瞭解故事的歷史背景,也沒想去瞭解。我想用最乾淨的狀態去看這樣一部電影,我想要對這種電影有個公平的觀感。

     
昨夜又夢見月亮碎了:深邃如湖水一般的天空,掛著巨大的明亮的,泛著溫暖的橘色光芒的圓月。可是突然之間,月亮碎了,如同墜落地面的鏡子,支離破碎。一個小女孩,拿著長長的長長的一把刷子,努力地努力地想要將破碎的月亮粘好,可是無論她怎樣縫合,月亮始終有裂縫;終於,無措的她委屈地哭了,站在一輪像是用破布拼接的月亮下,抱著一把延伸至天空的刷子,嚎啕大哭~而我,只能一直無措的站在她身邊,不知如何是好……

×××××××××

廣州最近天陰下雨,氣氛很適合看這類災難人情片。放映廳里人很少,或許是相對於同期上映的影片來講,這類型的影片實在太沉重太遙遠太脫節。到影片一半過後,放映廳里一直能聽到斷斷續續的女士們的抽泣聲音。坐我旁邊的大姐一邊小心地儘量讓自己不發出哭泣的聲音,一邊悄悄抹眼淚,其實我都看到,我都聽到。有時候我覺得淚點太多的電影,反而讓我流不出眼淚。更多的,我只是震驚–爲什麽那
些鏡頭會一次又一次挑戰我的承受底線,一次又一次讓我更震驚。在災難面前,人人平等,無論你是當時的財主還是貧苦的農民。但是從家財萬貫到一貧如洗的那個財主,卻顯得比那些本來就一無所有的農民更豁達、更有人情味。或許只有經歷這麼一個高低起伏的人生,才終能獲得大智慧。那些從未擁有過什麽的人,反而會渴望去擁有,無論是不是到了生死攸關的境地,還是想捉住點什麽,可終究,還是什麽也捉不住。

     
那天午休時也做夢了,夢裏有許多繽紛但是混亂的色彩和畫面,猶如花瓣漫天飛舞時那般淩亂但無比美麗。彼時,身旁有一個很熟悉的陌生人,有高樓可觸卷岫雲,有平林漠漠煙如織,有寂寂寒江明月心。我看得見,午夜清歌月滿樓;看得見,洛陽三月花如錦;看得見,千樹萬樹梨花開;最後,是赤日炎炎似火燒……忍不住夢中的灼熱,醒來時看見的是滿室的金色陽光,燦爛輝煌。空氣也是充滿了黃金般的色彩,灰塵在半空中飛舞,幾乎可以聽見它們旋轉的聲音……如此歲月靜好,四季如春,沒有絲毫的陰影和悲傷,好似自己從漫漫睡眠之中醒來,在夢中已經度過了一生的浩劫,醒來時便發現一切都是幻覺,然後再睜眼的那一刻,看見了嫣然燦爛地燃燒在天空的夕陽,猶如醉人的黃金揉融進沉重的黑暗,清晰、勇敢而堅強。有恍如誤入仙境的砍樵人,一局棋的時間,就是萬年。出去時早已物是人非,而他自己也是一霎白頭。不止一次的遺憾孤身一人的砍樵人,如果他帶著自己心愛的人一起,然後在出來時,還未開始,便已偕老……於是,人生便是如初見。

在跟莫斯科的地鐵線路密切打仗2個小時後,基本還來不及暇顧周邊新穎生疏的都會景觀(但已被湧現的俄羅斯美男們開端震動……)終究抵達了家庭旅店地點地,便是一樁長得較為當代的住民樓。在屋裏期待咱們的不太算得上大媽的中年姨媽,用極為少許的英文單詞跟咱們完成為了居處的交代後,終究算是入駐莫斯科了,咱們仨帶著面臨新時區的疲累和進入說話欠亨地區類的新穎、高興和含混勁……開端睡覺!

劇裡讓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臺詞,出自日本人之口:首先,他們是個人。多麼諷刺,很多國民一直覺得是仇人的日本人,說出這麼一句事實。每個人,無論什麽國籍什麽身份,關鍵他們首先得是個人,作為一個人而存在。我不討論事後日本人利用那些飢餓的民眾作為人的弱點來反對當時的國民政府,只是這是一句大實話,仿佛總是沒有人會清清楚楚說出來,認認真真去對待的一句大實話。我們總是被賦予太多身份地位頭銜這些虛無縹緲終會歸於塵土的東西,可是大概連我們自己也會經常忽略掉,我們首先是作為一個人而存在。所以,我們也往往忽略了一些基本需求。現代社會,很難再有這樣的災難發生,可是我們在其他的一些天災人禍當中表現出來的一些行為舉止,並不是作為一個自然人的條件反射,而是我們考慮了自身身份地位之後做出的一些所謂適當的舉措。這也算是倖存者或者非受災者的悲哀。

     
若不會相守,那麼最好不要相識,既然相識並非人力可掌握之事,那麼,至少可以避免相知。所以才會有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憧憬吧。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