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49net伊犁采风

出差去伊犁,没赶上最佳时节,这里再夏天和初秋才是最美的季节,现在草也不绿,花也没开。

,应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邀请,新疆伊犁州教育局副局长、江苏教育电视台书记、副台长孙其华博士在田南楼404室做了一场题为“我国哈萨克族道德教育漫谈”的学术报告,吸引了广大师生的参与。

www.649net 1

等秋天再来一次吧。既然来一趟,拍摄了几张图片,和大家分享一下。

孙局长是江苏省的援疆干部,已经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工作了3年。他首先介绍了伊犁的概况,伊犁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部,是我国向西开放的门户和21世纪开发建设的重点地区之一。伊犁是多民族聚居地,素有人种、民族博览地之称。哈萨克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曾信仰过萨满教、佛教、景教、基督教等。16到17世纪,哈萨克族普遍接受了伊斯兰教,伊斯兰教逐渐渗透于哈萨克人的日常生活。

当哈萨克族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把他的最新散文集命名为《伊犁记忆》时,我把它理解为这是作者对伊犁故乡的回望,也是他对曾经生活记忆的梳理。而我这个在伊犁生活过近10年的读者读起来,也算是一种回望,是对过往伊犁风情的回望。

www.649net 2

关于哈萨克族的道德教育,孙局长主要是从哈萨克族的若干“礼”、“规矩”、“禁忌”以及格言、谚语、儿歌来阐述的。哈萨克族有诞生礼、摇篮礼、命名礼、满月礼、走路礼、骑马礼、割礼等多种礼仪,如此多的礼仪是我国少数民族中少见的。哈萨克族的规矩也相当多,主要包括待客之道、家人相处之道、珍惜粮食之道、互相济助之道、与自然和谐相处之道。在饮食、做客、爱护家畜、尊重妇女儿童、保护环境等方面,哈萨克族人还有许许多多的禁忌。这些禁忌,作为一种习俗规则,是哈萨克族人必须严格遵守的。禁忌与若干礼仪、操作流程一起,构成完整的哈萨克族人道德实践“手册”。

上世纪70年代末,艾克拜尔以短篇小说《努尔曼老汉和猎狗巴力斯》走上文坛,这篇小说获得了1979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可以说,他的文学之路,由此正式开始。而此时,艾克拜尔还是伊犁州党委宣传部的一名干部。不久之后,他去北京领奖。到了北京才听说已经被文学讲习所(即现在的鲁迅文学院)录取,成了文学讲习所第五期的一名学员,多年后他又成了鲁迅文学院的学员导师。

伊犁风光

孙局长认为,伊斯兰教对哈萨克族人道德教育具有渗透性的影响。伊斯兰教义具有显著的道德规范特征,注重信仰和行为结合,并视其为伊斯兰思想的本质特征。最后,他总结了哈萨克族道德教育的特征:深受游牧民族的文化性格影响、家庭教育发挥主导作用、将道德教育融于日常生活之中。

这些经历,他都写进了《从学员到导师》一文中。我在看这篇文章时难免会想起2013年我在鲁迅文学院就读时接触艾克拜尔老师的情景。那时,我因为在诗歌组,未拜入他的门下,有一天他请他的学生和我们几个新疆籍学员吃饭,老乡见老乡,于是就喝得尽兴了。这是在看这本书时想起的一些往事。恰巧,这也是一本多半写往事的书,从《伊犁记忆》《王蒙老师剪影》《伊犁散记》《童年记忆》《初次遇狼》等文章的题目即可印证。

www.649net 3

报告结束后,在场的师生就民族差异、民族同化、宗教与道德道德的关系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本书开篇就是《伊犁记忆》。文章的第一句话就说出了多少在外的伊犁人的心声:伊犁是一种记忆。看过文章就可知晓,这种记忆不仅属于离开伊犁的游子,也属于依旧生活在伊犁的“土著”和初来这片土地生活的人。起码如我,大学毕业后即生活在此,读老伊犁人的文章,也常能生出不少回忆。

羊圈

在艾克拜尔儿时的记忆中,“这是一个生满白杨的城市。那密布城市的白杨树,与云层低语……树下是流淌的小河,淙淙流入庭院,流向那边的果园……”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伊犁出生的人记忆中,真是再常见不过了。所以,伊犁州的首府伊宁市,也曾被叫作“白杨城”。袁鹰先生曾经游历伊犁,更是写下了散文名篇《城在白杨深处》,由此可见当时的白杨之盛。七八十年代在伊犁出生的人,可能还会看到一点点尾巴。而作为我这样一个外来者,所来不过10年,即便在初到伊犁时,曾经因为职业之便走遍了城市的角角落落,也见过一些残存的白杨和果园,近几年来是愈渐难见了。这样的情形,艾克拜尔每次回乡时也都有切身的感受,写进了文章。

www.649net 4

在作者的伊犁记忆里,除了白杨,还有满眼的各色花草,“每当夜幕降临,从那家家户户落满芬芳的花园里便会传来百灵鸟不倦的鸣啭。”每家每户庭院、果园里,在花季花开各色,让初来这座小城的人忍不住惊叹,进入了“花城”。这样的记忆对于在伊犁生活得久一些的人来说,真的是怎么也磨灭不掉的,即便离开故乡二三十年后,作者想起这些,还依旧温馨如昨。所以在他看来,“伊犁春色的真正标志,是那漫山遍野怒放的郁金香”,要知道,伊犁本是郁金香的原产地。也是看了这本书,我才知道,原来被维吾尔人称为“莱丽哈萨克”的郁金香早已经融入了哈萨克人的血液,是哈萨克人最喜欢的花。

察布查尔县的一个清真寺

一个出门在外的人,走到哪里,看到什么都会把它拿来和故乡的风物进行比较。艾克拜尔也不例外,他在每次在北京郊游,看到山沟里流淌的细小的河流,便会想起故乡天山深处的每一条溪流来。喝着伊犁出产的白酒,端起酒杯也会忍不住说一句:“请开怀畅饮,这是伊犁河的水……”书中绝大部分笔墨都是关于新疆的,《歌者与〈玛纳斯〉》《作为文人的赛福鼎·艾则孜》《天山脚下的哈萨克人》等篇章同样值得留意。

www.649net 5

也正因为如此,我这样一个曾生活在伊犁的读者读本书时,认为全书最好的文章就是写伊犁的那几篇,估计作者不一定会认同,其他读者更不一定认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曾在伊犁生活过。

网站地图xml地图